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87654品特轩开奖结果 > 德文布朗 >

石油大王约翰·布朗:小巨人大冒险

归档日期:06-2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德文布朗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“当你没有一个真正的家庭的时候,你就得找一个替代品。”独身主义者约翰·布朗将目光瞄准了石油。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找不到所爱,就这一点而言,约翰·布朗是幸运的:18岁加入BP(英国石油公司),在BP燃烧了41年的激情,成为巨人林立的石油界的传奇人物。

  如果不谈及喜欢昂贵古巴雪茄的嗜好,身材瘦削、个头不高的约翰·布朗,看上去更像一个笑容温和、举止斯文的大学教授。但当看到他身后奇迹般成长的BP,你不得不承认,这位仅仅用了10年时间将一家英国本土二流企业打造成为世界第二的小个子绅士,的确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小巨人。巨人掌舵的时代早已结束,但他披荆斩棘创造的辉煌,仍将被铭记。

  布朗与石油的渊源,始于10岁那年。当时部队精简人员,曾为英国军官的父亲退役后加入了英伊石油公司(BP前身),被派驻前往伊朗。1957年底,布朗和母亲前往伊朗与父亲团聚。在伊朗的数月,多姿多彩的异国风光、巨大的石油产业、专业油井灭火员金雷的英雄形象,都深深吸引着这个半大孩子。

  后来回到英国读寄宿学校后,一到暑假,布朗都迫不及待回到伊朗,他觉得这里才是他的家乡。在父母亲“人生来平等”的言传身教下,不同于其他英美侨民,布朗没有肤色、口音的芥蒂,交了不少当地的朋友。这些经历,成为布朗后来管理中多元文化的基础。

  16岁时,父亲的岗位被一个伊朗人替代,布朗不得不抱着对丰富的文化和石油恋恋不舍的心情,离开了伊朗。工作的变动,也造成了布朗家庭的经济紧张。为了减轻父亲的压力,布朗开始自己想办法筹集大学费用,而这,成为他进入BP的重要契机。

  当时,布朗想了两个办法筹集剑桥大学的学费。一是申请奖学金。他靠着摄影兴趣和对伊朗文化的了解,写了一篇论文,最终成功申请获得了每年500磅的资助。二是申请以某公司的学徒身份上大学。这样公司不仅会替他支付学费,还能获得一定津贴,暑假时也能有机会锻炼工作能力。他将目标瞄准了BP,因良好的教育背景,他的申请得以通过。1966年,布朗以BP学徒生的身份进入剑桥大学,BP为他支付了学费以及每年400磅的额外津贴。

  从剑桥毕业后,布朗顺理成章进入BP。21岁的花样年华,布朗来到了阴暗寒冷的安克雷奇。石油给了安克雷奇新生,他也准备放手大干一场。

  在安克雷奇,布朗很快学会了石油工程技术、油井测试技术和线路运行技术。一遇到不明白的地方,他就问个不停,大家也乐意回答他,因此他进步很快。没几个月,布朗就从钻井平台转移到了BP和其他公司的合作事宜上。在频繁的会议中,他发现BP在技术上大大落后于美国的石油公司,BP必须在技术上进行革新才能继续向前。

  剑桥的学习经历,让布朗认识到,搞油井开发也必须用到计算机,而且必须是大型计算机。他开始着手引进计算机技术。利用晚上的时间,布朗和斯坦福大学硕士米利特一起在电脑上绘制了石油储量分布图,他们设计的部分模型和计算公式在BP沿用了多年。而且他还通过实现计算机可视化的早期模型,改变了费力的手工输入数据。这些东西在今天看来都是小儿科,但在那个年代却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,大大缩短了BP在技术上与美国石油公司的差距。而对布朗而言,他可以通过在剑桥学到的知识解决问题,创造巨大的商业价值,这一点让他颇有成就感,给了他继续前进的信心。

  此后,从阿拉斯加到旧金山再到英国,布朗在BP的各个岗位上,都做得有声有色。1980年,他被公司选中参与斯坦福大学斯隆学者商业培训项目。斯坦福的教育,让他改变了思考问题的方式,他决定投身于商业管理。他在BP的热情,有增无减。正如布朗的好友所说,他投入的是所有的精力、感情和智慧,投入的是所有的青春年华。

  20世纪80年代,布朗开始在BP担任高管。他敢于尝试、创新的冒险主义精神影响了BP未来的发展。

  1984年,布朗任职财务总监。当时BP深陷财务危机,他通过把10%的获利油田分成40个小块拍卖,将BP从财政危机中解救出来,并且对BP进行了中央金融管理的全新尝试。1986年,他调任BP控股的俄亥俄标准石油公司任执行副总裁和财务总监,代表俄亥俄争取到了BP更高的收购价格。这次收购让他意识到生意中容不得个人感情,必须选好立场、坚持到底。收购风波后,他开始负责北美地区勘探生产部的业务,率先发起墨西哥湾深水项目。后来,BP成为墨西哥湾最大的油气生产商,日均产油量高达40万桶,成功验证了这一难度巨大的项目决策。

  在每个岗位上的出色表现,让布朗成为CEO的不二人选。1995年6月10日,布朗正式出任BP集团CEO。当时BP只是一个带有浓厚本土色彩的中等石油公司,在《财富》500强中位列31位、财政收入507亿美元,而且BP的两大主要资产——北海和阿拉斯加的石油储量日渐枯竭。此时的BP,完全无法与埃克森、壳牌这些跨国石油巨头比肩。布朗意识到,BP不能只靠多打井的方式求发展了,合并和收购才是最佳的选择。面对国际市场的低油价,进行收购无疑是最好时机。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,执行这一重大战略决定对于布朗来说就是一场豪赌。布朗考虑的收购对象,第一选择是美孚石油,第二是阿莫科,第三是阿科。但和美孚石油谈判失败,布朗不得不把第一目标转移到阿莫科。

  当BP探询和阿莫科的合作意向时,国际油价正处于暴跌的状态。布朗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,BP可以充分利用石油市场的不稳定性和油价下跌来做文章。1998年2月,布朗给阿莫科的CEO打了电话,二人一拍即合,讨论起合并的可能性。经过长达6个月的频繁磋商,BP发布将以276亿美元并购阿莫科的消息,合并后的新公司名为BP阿莫科。由于事先保密工作做得好,这一消息震惊了世界,登上了各大报纸头条,BP股价应声上涨,涨幅一度高达60个百分点。同年12月31日,BP和阿莫科正式完成合并。

  这次并购是当时石油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并购,产生了英国最大的公司和世界石油行业第三大公司,打破了长期以来相对稳定的竞争结构。对于BP来说,并购阿莫科的最大好处就是在国际原油价格极低的时候,获得了丰富的资源储备。并购后的新公司联合油气储量达到148亿桶油当量,油气产量将近300万桶油当量,上游业务在市场的地位超过埃克森,跃居世界第二。

  BP和阿莫科达成协议后不久,布朗接到了另一个竞争对手的电话——阿科的CEO麦克·宝林。他在电话里开门见山地表明希望BP能够收购阿科。这个消息简直让布朗欣喜若狂。但这次收购并不轻松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认为这起收购会让BP获得极大的市场控制权,从而违反美国竞争法。布朗和美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展开了痛苦的谈判拉锯战。经过一年多的谈判,这起收购终于获批,但条件是必须把阿科在阿拉斯加的资产卖给第三方。

  对于布朗而言,这起本可以成为BP历史上辉煌的一次收购案,并不够圆满。但对于BP而言,这次收购仍然开创了新纪元。它在美国的天然气产量有了重大的突破,在印尼、墨西哥湾以及北海都实现了可观的原油产量。

  2000年,BP又并购了嘉实多公司,全面进入了润滑油领域。由于之前埃克森美孚合并案,BP失去了国际知名润滑油产品线。经过考察,嘉实多是全球唯一仍保持独立经营的润滑油品牌。这次收购,也算是弥补了BP之前错过美孚的遗憾。有意思的是,1907年BP前身英伊石油公司上市时,嘉实多已拥有它97%的股份,如今BP收购嘉实多,可谓风水轮流转。

  三次大型的并购,让BP从一家地区石油公司成为超级石油巨头,布朗也被称为“大规模并购之父”。布朗因引领BP走入跨国巨头的行列,1998年被封为勋爵,2001年成为英国终身贵族。他谈论水晶酒杯、收藏各种艺术品时,倒很有布朗勋爵的味道。

  事实上,BP在全球化的扩张中,布朗的创举,并不只是这三次大胆的并购。他的勃勃野心,在切进俄罗斯、中国等市场中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。

 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布朗就盯上了俄罗斯。俄罗斯是全球石油天然气生产大国,拥有丰富的资源储量,成为各大石油公司的必争之地。只是由于俄罗斯当时国内的政治和经济环境,外国企业难以生存。不过,精明的布朗并不着急。1997年,他宣布BP出资5.71亿美元买下了西丹克石油公司10%的股份,此后6年,一直采取潜伏策略。

  直到2003年,机会来了。俄罗斯老牌石油巨头秋明决定引入外资,于是,布朗轻取了秋明的核心资产。根据俄罗斯的法律,BP花费80亿美元与秋明组建了合资公司TNK-BP,创建了俄罗斯历史上最大的外资投资项目。TNK-BP的快速增长使BP一举超过壳牌,跃居世界第二,规模仅次于埃克森美孚。不过,后来由于俄罗斯境内的排外情绪,BP在俄的日子变得难过起来。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肃清石油行业,外资纷纷撤离,BP选择了留守。在与政府关系紧张之际,布朗直接找到了普京。那次会谈,布朗跟普京说了什么谁也不知,只是BP在俄留了下来,成为唯一一个吃到“龙虾”的外国公司。

  而对于中国市场,布朗始终认为它将是世界经济中最有活力、最积极的力量之一。因而,自改革开放之后,布朗就频频到华,探询合作机会。中方谦虚开放的态度使得BP在华之路相对轻松。在布朗任职CEO期间,BP在中石油、中石化上市时,先后购买了10亿美元的股票,成为第一个购买中国石化公司股票的西方公司,由此在中国站稳了脚跟。并且,中油碧辟、中国BP两大合资公司,在中国不断扩展着加油站网络。

  大胆心细的布朗,不断探寻着艰难的未知领域。在他看来,BP不一定要成为最大,但要做到最好。所谓最好,是要给股东带来长期回报,对政府、社会、市民有责任感。BP的这一哲学,让布朗做出了一个离经叛道的决定:承认污气排放与全球回暖问题有关系,并承诺积极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。这不仅是改善形象、获得民众支持的需要,更是BP的战略需求。从“石油大王”,一转身变成“绿色环保主义者”,布朗立马遭到同行群嘲,被业内称为“叛徒”。

  有人说,布朗的这一行径,是给BP涂脂抹粉罢了。同行的指摘、外界的质疑,布朗并不在乎,他开始积极行动。1997年他带领BP率先脱离了全球气候联盟,与其他石油公司划清界限,以此表明对环境保护的高度重视。同时在公司内部开发了一套简单的排放交易系统,这套系统开创了后来国际碳交易机制的先河。不到4年的时间,BP达到了减排10%的目标,创造了6.5亿美元的价值。布朗用事实证明了环境保护与盈利发展并不矛盾。

  此外,布朗还更换了BP的品牌形象。BP延续了多年的盾形商标变成了绿黄相间的“太阳花”,BP的含义也由英国石油(British Petroleum)变为超越石油(Beyond Petroleum)。正因如此,布朗被媒体称为“太阳花”。

  布朗的一系列大胆尝试,改变了国际石油市场的面貌,也将BP发展到了前有未有的高度。2005年,BP名列《财富》500强第二位和全球50家大石油公司首位,布朗也位列美国之外最有影响力的25位商业领袖榜首。

  2007年,因私人原因,布朗提前卸任CEO,这距离他60岁的退休年龄仅差几个月。退休十年来,他写了5本书,本本精彩、本本畅销。一代石油大佬,将这41年来学到的、感受到的都诉诸笔下。巨人老去,辉煌成史。布朗勋爵抽着雪茄,笑着说,“我们从平凡中走来,知道失败的滋味”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heyjayblog.com/dewenbulang/314.html